首页 更多
我的嫂子我的女人 相关解答

更新时间: 2024-05-19 17:03:08
Q问:灵与欲电影高清未删减版
提问时间: 2024-04-09
Q问:神马影院第七
提问时间: 2024-03-17
A答:我的嫂子我的女人
解答时间: 2024-04-22



剧情介绍:  数年前,人类以超级战舰“轰天号”,在南极击溃“哥吉拉”,并且将“哥吉拉”封印在地底下。但是地球除了“哥吉拉”以外,还有许许多多的怪兽,对各大人类都市虎视眈眈。于是,人类成立了“地球防卫部”,专门对付各种怪兽的入侵。而地球防卫部最强大的成员,就是当年封印哥吉拉的“轰天号”以及其舰长“道格拉斯·戈登上校”。  此外,为了应付怪兽对人类造成的困扰,地球防卫部特别甄选了有特殊能力的人类,这些“超人类”拥有普通人类所没有的“M染色体”,让这些人类拥有比普通人更强大的体能跟敏捷性,以应付怪兽的攻击,其中的佼佼者就是“尾崎真一少尉”。  就在不久之前,人们挖到一个巨大怪物的遗骸,而且怪物拥有机械跟生物的本质,怀疑能够将生物跟机械结合起来的怪物应该来自于外太空。不久,尾崎真一收到来自婴儿岛“小美人”的警告,这个怪物是当年被“魔斯拉”给封印的“盖刚”,盖刚的出现代表着人类的危机。  就在盖刚出土不久,世界各地突然在同一时间,遭受到了各大怪物的攻击,一时之间让地球防卫部忙的焦头烂额。但是突然出现的神秘飞行器,却将这些怪物全部都带走。这些自称“X星人”的外星来访客,声明自己是人类的朋友,要跟人类建立起同盟关系,更声称有一个巨大的星球即将撞上地球。但是在尾崎真一还有道格拉斯等人的调查之下,发现根本就没有神秘星球要撞击地球。而那些怪兽根本就是外星人侵略地球所释放的,X星人根本是要把人类当作粮食来利用。  虽然外星人的真面目被揭穿,但是外星人拥有不可思议的超能力,还有手下听命于外星人的巨大怪物。地球防卫军最后被歼灭,只剩下轰天号还苟延残喘著。此时,道格拉斯想出一个大胆的计策,就是解开南极哥吉拉的封印,让代表地球最强大怪物的哥吉拉,去面对这些外星来的侵略者....
Q问:朋友妈妈4
提问时间: 2024-03-30
A答:我的嫂子我的女人
解答时间: 2024-04-12



剧情介绍:丹佛那破败的街头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推着一辆超市用的购物车,里面装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所拥有的一切……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,所以他们给他起了一个“反复嚼”的外号。可是这些人中,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个不起眼的老男人,曾经是拳击赛场上最有前途的天才拳击手,在经过了多年的拳坛洗礼之后,很多拳手都认清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自己的下巴永远没有拳头硬--这其中也包括“反复嚼”,他不可避免地从“明日之星”的辉煌变成了“过时”的落魄,甚至连一条重量级拳击冠军的腰带都没有留下。如今,这位曾经伟大的拳击手,已经沦为和警察、街头混混周旋的老无赖,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重新回到拳击舞台上了,只能在过去的阴影中继续穷困潦倒地生活着。   也许“反复嚼”永远都不可能想到,这个城市里竟然有一个人与他有着相似的感觉,那就是《丹佛时报》的体育记者埃里克·科南,因为他也一直活在自己那“有名”的父亲的阴影之下,所以他才会下定决心成为一名记者……然而事实证明埃里克实在不是当记者的料,主编总是派他去报道一些无关轻重的体育事件,而当他自己意识到可能发现了一些大新闻的时候,又总是被自己的编辑麦茨无情的痛击,被指责找来一些过时、无用的资料性的东西充当新闻,根本就没有刊登的价值。   事业上的不如意使得埃里克的婚姻生活也亮起了红灯,妻子乔伊丝决定和他分居。埃里克害怕离婚,并不是说和妻子之间的感情多么值得珍惜,而是离婚就意味着他不能时时刻刻陪伴着儿子特迪的成长,就像他和他的父亲曾经历过的一样。所以他必须得做出一些尝试和改变,将生命的重心重新找回来,也包括他的工作,但是要怎么做呢?   一个傍晚,刚刚走出报社的埃里克看到一群混混在围殴一位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那个被围在中间、头发灰白的老男人竟然用一组漂亮的直拳进行了反击,他上下闪躲、迂回前进,都是非常华丽的拳击招式……直到埃里克出面赶走了那群仗着人多欺负人的小流氓后,他才意识到,自己刚刚救下的,竟然是曾经在拳坛轰动一时的传奇人物“战士”鲍勃·塞特菲尔德,这个发现让他感到很吃惊,因为各方面的渠道都传闻鲍勃已经死了,可是他就活生生地站在那里。这一回,埃里克终于看到,成功似乎正在朝自己挥手,因为站在自己面前的“反复嚼”,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新闻点,不但可以帮助他重新进入新闻行业的正轨,也能够为他的自信心重新灌输活力。“反复嚼”一生的故事,足够分量成为报纸的头版头条,而这就是埃里克一直在等待的那个改变一生的机会。  
Q问:年轻的岳母中文
提问时间: 2024-03-29
A答:我的嫂子我的女人
解答时间: 2024-03-31



剧情介绍:  十九歲的艾妲答應前往熟識男性的家裡晚餐。事情發生得很快,她並沒有抵抗。她的身軀已死去,靈魂早已分崩離析。      艾妲的故事結合了其他人的故事,縱使不太一樣卻又非常類似,從不同的角度觀看,一樣是骯髒不堪的故事,令人不可置信卻又是日常上演的故事。      「就如同我們為了要警告城邦暴雨將至,但卻講另一種語言。我們介紹自己,卻告訴他人我們做了那些不善之事。」    貝托爾特·布萊希特 (Bertolt Brecht),詩集1913-1958,第8卷        ══導演的話══      2013年,在我的第一部電影結束放映後,有一位與我同齡的女性到我面前,說有個故事要告訴我,事情是在九年前發生的,但她不知道該怎麼做。之後我們再次見面,她向我傾訴她在十九歲的時候,被一個她認識的男人,在同一個星期內性侵了三次。我對於她感到十分同情,卻也非常驚訝,在講述的經過,我才發現所有的一切都與我的想像差距很大,我以為性侵都發生在晚上,在無人的街道上,施暴者是一個心理變態的陌生人,粗暴地又或者持有武器而施予加害者。    我將這個故事告知我周遭的人,許多我親近的朋友告訴我她們有過相同的經驗,人數多到讓我腦子一片混亂,而且她們並沒有告訴我這些經歷。我明白我從來都沒有重視這件事情的核心問題,我想要了解別人究竟對我們做了多麼惡意的事情,而且某種程度上我們「放任」他去做。    我沒有被性侵的經驗,但如同大部分女孩一樣,成長的經驗都伴隨著如此的威脅,而且多次保持堅決態度,拒絕跨越那道線。當我十九歲時,我對於愛情的想像仍是非常天真,我的防線並不是這麼清楚,若是我像艾妲遇到一樣的遭遇,遇到不對的人,我無法確定我是否能像她一樣處理的這麼好。    我拍攝這部片的其中一個理由,就是確信艾妲的故事並非僅是個人的悲慘遭遇,而是程度大到成為一種社會現象。當我在拍攝此紀錄片時,好萊塢製片哈維·溫斯坦事件還沒發生,我認為要讓大眾聽到像艾妲這樣被認為不夠符合被害條件,而能夠感同身受的故事是有難度的。拍攝艾妲這樣的故事有時候會有太大迴響,而且我知道紀錄片必須要成功傳遞訊息,而又不能隱藏其中的暴力,也不能扭曲她所經歷過的現實。    要如何將這樣本質上毀滅性卻又屬於私密的經驗傳遞出去,受到的影響將會是如此巨大,卻又是無法公開的秘密?因為我希望不要將真實經過拍攝出來,而流於軼事或說教,因此決定採用另一種劇情虛構的方式,就是要求不同人站在艾妲的角度,寫出那個人所詮釋的內容。故事的結構安排希望讓觀眾能夠循著艾妲的敘事,無法在一開始就判斷出來她遭遇到何事,而事件本身也令人看不透,甚至「強暴」一詞到電影後半才出現,因為越晚陳述清楚她的經驗,這個詞彙越被隱藏在描繪的現實裡。    我選擇讓艾妲僅僅是陳述故事,希望讓觀眾能夠自己去拼湊這個女子的影像,可以全是艾妲的樣貌,又或者不是她,我希望這個女子的臉是虛構的、普世大眾的,讓觀眾從頭到尾去想像她的臉孔。通常我們的同理心的產生會與此人的性格有關,而較不是他究竟經歷過或說了什麼,甚至有幾段我嘗試了不同詮釋方法。因此,我希望觀眾也能審視這套自我投射的機制。
更多问题与答案
Top